• 中华快餐网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 >> 加盟 >> 正文

    周黑鸭被质疑忙停牌,直营模式导致盈利能力下滑

    发表时间:2020-07-29 信息来源:www.cffw.net 浏览次数:1666

     

    周黑鸭因忙于停业而受到质疑,直接模式导致盈利能力下降

    《北京商报》 2019年3月6日

    仅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两年的“周鹤鸭”受到卖空组织的挑战,不得不紧急暂停游戏。 3月5日,周黑雅发布通知,称该交易于当天上午9:00暂停,因此有必要澄清不真实和误导性的报告。据悉,3月4日,镂空组织艾默生分析发布了一份报告,质疑周黑亚的收入数据。业内人士认为,周黑芽的收入有所下降,而重资产的商业模式是业绩压力的主要原因。从长远来看,周鹤鸭生产卤素产品不符合健康的生活理念。未来的生活空间有限,需要在产品线中加以加速。

    要求暂停交易

    3月4日,卖空组织艾默生分析(Emerson Analytics)发布报告称,周海亚2018年净利润仅为2.55亿元人民币,并称该股票仅值2.4港元,与周黑的收盘价相比,鸭子在3月4日时占35%。下降空间。截至3月4日,周黑鸭在香港股票的收盘价为3.69港元。

    Emerson Analytics指出,去年第三季度,该国中部地区访问了每周黑鸭收入的中部。总共对524家商店进行了调查,“增长”在河南和江西周黑雅的销售额。 28%。周黑鸭1月30日发布的盈利预警公告显示,该公司2018年的净利润预计将下降约30%。

    出于下降的原因,周黑亚说:“与2018年公司原材料成本上涨相比,2017年门店业务利润率下降。从2018年4月起,河北周河鸭食品工业园有限公司开始生产折旧和能源成本。上升等等。”

    如果2017年的净利润为7.62亿元,那么周鹤鸭2018年的利润应为5.33亿元。艾默生分析认为,假设每周黑鸭毛利率为公司报告的60%,并且其他成本数据是准确的,那么该公司2018年的实际利润仅为2.55亿元人民币,与该公司的5.33亿元人民币的预测相比减少了一半。艾默生分析重新计算了中部地区的销售额,使河南和江西的销售额减少了28%,而湖北分公司则受到在线订单加9.9%的影响。根据此计算,周河鸭中心地区的单日总乘客量应为笔,这意味着单个商店的平均每日顾客量为125,而每周黑鸭财务报告数据显示其2018年商店的每日平均数。单个数量为174。

    业内人士认为,根据所披露的信息,卖空组织的“功课”做得非常扎实。如果最终确定,从产品,渠道和消费者方面对周黑鸭品牌的影响将是致命的。

    直接模式压力]

   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艾默生分析主要质疑周鹤鸭的盈利能力。自2018年以来,周黑鸭的净利润一直在下降。 2018年上半年,周鹤鸭净利润为3.32亿元,同比下降17.34%。

    业内人士认为,在过去的三年中,中国的卤素产品市场高速发展。周黑芽一直在使用直接模式来限制扩展速度。整个过程是被动的,这使得周黑很难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和发展红利。

    目前,休闲卤制品企业在店内的经营主要采用两种模式:咸味食品,黄尚煌等采用“直接经营+加盟”的经营模式,周黑娅主要以直销。不同业务模型中的商店数量也有所不同。周黑鸭目前拥有1,196家门店。黄尚煌的相关负责人此前曾表示,2018年上半年,黄尚煌的门店数量约为3,000家。到2018年上半年,全国咸味食品商店的数量达到9459家。

    一位营销专家告诉记者,虽然直销模式可以更好地控制食品安全,服务水平,品牌色调等,但直销模式也会给周黑娅带来商店运营和人事管理的成本压力。周黑芽的净利润表现不佳。 2017年,精品食品收入达到38.5亿元,其中销售成本为4.26亿元。同年,黑鸭的周收入为32.49亿元,但销售费用却高达9.48亿元。行业竞争的重点是争夺土地,而商店的布局仍然是休闲卤素产品企业的战略重点之一。周黑娅在店铺布局上不能落后。

    但是,尽管店面数量和无味食品与黄尚煌之间有一定的差距,但周鹤鸭的毛利润表现却优于上述两家公司。周茂的毛利率约为60%,而美味食品和黄尚煌约为30%。周黑亚在公告中表示,2018年,黑黑店的营业利润率下降。 2018年上半年,周鹤鸭的毛利率为59.9%,2017年同期的毛利率为60.9%。

    记者就公司的经营模式和经营情况写信给周黑雅,但截至发稿时,周黑雅未作答复。

    沦为后进生

    直接模式的缺陷导致周黑鸭的盈利能力下降。比较周黑鸭和黄尚煌等咸味食品的数据,可以看出只有周黑鸭的利润在下降。

    绩效快车数据显示,2018年,实现盈利的食品实现收入43.68亿元,同比增长13.46%;实现营业利润8.26亿元,同比增长27.04%;实现利润总额8.46亿元,同比增长26.9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.42亿元,同比增长27.87%。同年,黄上晃实现营业利润2.18亿元,同比增长16.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72亿元,同比增长22.72%。

    除了收益比较外,周黑娅的收入状况也不容乐观。根据现有数据,2017年上半年,咸味食品收入为18.51亿元,每周黑鸭为16.18亿元。双方的差距为2.33亿元。 2018年上半年,缺口扩大到6亿元,粮食收入达到20.85亿元,而每周黑鸭为15.97亿元。

    此外,黄尚煌追求的动力并没有减弱。黄尚煌实现营业收入19.88亿元,同比增长28.41%。黄尚煌在公告中说,线下销售带来了更好的业绩。据了解,黄尚煌加大了省外专卖店的发展,特别是机场,高铁,上巢综合体等高潜力专卖店的发展,全面利用了氛围营销,情感营销,外卖店和外卖店。推。

    但是,战略定位专家,久德定位咨询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徐志军认为,周黑芽之所以不能盈利,主要是因为产品定价高和内部管理问题。 “每盒售价为30至40元人民币的价格要高于其他品牌。为了增加产品线,周黑亚还推出了小龙虾并进入了电子竞技领域,但效果难以达到预期,因此在很多内部摩擦中,也表明企业内部管理存在问题。”

    “周鹤鸭生产的卤素产品与当前食品卫生的发展趋势不符。周鹤鸭的根本出路是增加产品线,”中国商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立明坦率地说。

  • 热门标签

  • 日期归档

  • 友情链接:

    Copyright©1999-2022 www.cffw.net AllRightsReserved. 中华快餐网  | 网站地图